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郑氏网

搜索

枫桥郑氏小考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0-3-31 14: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1.jpg

01


长阜乡郑里

      在枫桥,郑姓虽称不上大姓,却是较早落户枫桥的一个氏族。
      陈炳荣《枫桥史志》有载:“全堂桥下村郑姓,汉代自会稽迁居于此,宋代长阜乡已有郑里。”      郑里不是村名,而是一个区域名称。自宋代开始,诸暨郊外设乡、都、里,乡大于都,都大于里,里下面有村。古代的长阜乡,在今上京、枫桥、乐山一带,下辖五十三都、五十四都、五十五都,每一个“都”下面又有若干个“里”。故“郑里”就是以郑姓为主,聚族而居的一村或数村的地域概念。      既然枫桥在宋代就有“郑里”一名,说明郑姓在宋代的枫桥是一个大姓望族。      郑里这个地域名称,后来逐步淡化。至南宋,杨维桢曾祖杨文修卜宅定居于郑里,到杨维桢已经是杨氏第四代了,杨氏口指日繁,故这里冒出一个新的地名,叫“泉塘”。      杨维桢时代,郑里与泉塘两个名字并存。杨维桢在《先考山阴君实录》里多次提到“郑里”:“洋子第五成,耕牧会稽、诸暨之阳,卒葬郑里,是为公七世祖。曾王父文震,字宗起。王父文修,字中里,有乡行,号杨佛子。父敬,字主一,善治生而好施。曾王父冢亦在郑里。王父往从冢庐,子孙遂居郑里。公生宋咸淳己丑五月癸未,今至元己卯七月戊辰卒,年七十有五。是年九月壬午,葬郑里东一里所大桐岗之原。”      梳理其历史:杨维桢父亲杨宏,他的七世祖名杨成,去世后葬在郑里。杨宏的曾祖父杨文震,去世后也葬在郑里。杨宏的祖父杨文修,人称杨佛子,他来往于枫桥杨蔬园与长阜郑里之间,考虑到扫墓祭祖的路途不便,考虑到杨蔬园发展空间的局限,也考虑到郑里一带风景的这边独好,故杨文修从枫桥徙居到了郑里。从此,杨氏家族就在郑里扎根繁衍。杨文修去世后,自然也葬在郑里,在大桐岗。      杨维桢在郑里生活了三十多年。杨维桢墓志载:“君初聘钱氏……继郑氏、陈氏。”钱氏是江藻人氏,郑氏自然是泉塘所在的郑里的一位女子了。杨郑比邻而居,互通婚姻,最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而为一。      “郑里”后来被“泉塘”取代了,或是郑氏人口减少、杨氏人口增加的缘故。而杨维桢在其中一定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的“文章巨公”“诗坛盟主”的地位与名声,让后人在重新规划地名时,毫无悬念地启用了“泉塘”。      楼藜然《铁崖先生故里考》记载:“郑里者,今曰全塘,亦曰泉塘,以铁崖山下有方塘得名。”      泉塘今改名全堂,虽然杨氏家族枝繁叶茂,但郑姓也照样生生不息。杨氏的血脉已在全堂绵延了700多年,郑氏的血脉则已绵续了2000多年。      郑里是风水宝地。从枫桥郑氏的角度考察,全堂的前身郑里,是枫桥郑氏的“前郑”。

02

大部乡旧郑

      到了明代,枫桥又有郑氏加入。那是从本县泰南乡迁徙过来的。
      明代枫桥,郑氏有四个名人,载于《枫桥史志》。他们是:郑钦、郑天鹏、郑天骏、郑澧阳。其中郑钦与郑天鹏是父子关系,郑天鹏与郑天骏是同曾祖的从兄弟关系,郑澧阳则是郑天骏的族人。      郑天鹏与郑天骏去世后,骆问礼均为作墓志铭。故对于这个家族的来龙去脉写得十分清晰。      最先迁徙到枫桥的,是郑天骏的祖父。骆问礼《故颖州别驾尝轩郑公墓志铭》载:“祖讳琮,字叔端,号博古,授八品散官,始徒居今大部乡,为枫桥镇为有后迁者,故人称旧郑云。考讳和,字节之,号半闲,雄伟杰出,崇礼好施,授义官。母骆氏。”      郑琮“始徙居今大部乡”,一个“始”字表明他是大部乡郑氏最早的迁徙者。“枫桥镇为有后迁者”,即郑琮之后,枫桥仍有郑姓人迁入,故当时枫桥人称郑琮一脉为“旧郑”。      旧郑是与新郑相对而言的,“旧郑”就是早先迁到枫桥的郑氏,“新郑”就是后来迁到枫桥的郑氏。      郑琮当初落户在枫桥什么地方?“始博古公之来徒也于市西,半闲公徙市中,公曰:‘是嚣且隘,非以害吾后也。’复徙今宅,当乌带山之阴,宽广闲静,人谓是举也有孟母之意焉。”      郑琮从泰南乡迁过来,先在枫桥市西落脚。后来,儿子郑和把家从枫桥市西迁到枫桥市中。再后来,孙子郑天骏考虑到在枫桥市中居住有诸多不利因素,一是喧嚣,二是拥挤,三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会严重影响到子孙后代,所以他又把家从枫桥市中迁到了彩仙山北面(山北水南谓之阴),这里地域宽广,生活安静。所以后人用“孟母三迁”来形容郑天骏的第三次迁家。这个“乌带山之阴”,就是现在孝义村郑姓生活的所在。      大概因为郑琮迁徙枫桥在前,故后来他的侄子郑钦(郑天鹏之父)也从泰南迁徙到了枫桥。      郑天鹏,字子冲,南溟其别号也。“世居绍兴府诸暨县之泰南乡,自公考知州公始迁居吾里为枫桥镇。”这个从泰南乡迁到枫桥的“知州公”,就是郑天鹏父亲郑钦。郑钦是明成化十六年(1480)举人,官湖广澧州知州。他在知州任上九年,安抚苗民,俱有方略,地方相安,却始终得不到升迁,于是辞官归里,徙居到了枫桥,筑凤山草堂,日吟咏其中,著有《平居稿》《观光稿》《宦游稿》《归田稿》。郑钦从泰南乡徙居枫桥,除了叔父已迁居在先的原因,还有一个因素是,他的夫人是枫桥的骆氏。      枫桥镇上有郑宝山,山前标注郑字,说明它可能是郑氏的“宝山”。只是至今未找到相关可佐证的史料。      郑氏后来很快就枝繁叶茂,这在骆问礼笔下有记录。      如“郑天鹏之后”有——子男三:秋阳,娶骆氏;元阳,未娶卒;少阳,娶傅氏。女二,俱适名族。孙男三:自显,自靖,自新。      如“郑天骏之后”有——子男三:一元,娶骆氏,继赵氏;一贯,娶毛氏、俞氏、陈氏;一本,娶吴氏、褚氏。女一,适故太学生陈衮。孙男五:达,早卒;选,娶氏;逢,娶赵氏;一贯子。选,娶王氏;迪,早卒;一本子。一元无嗣,以选继。曾孙男七:子辅、子华、之士、之遗、之玉、之闰、之圭。

03

郑氏先贤

      考察四位载入《枫桥史志》的郑氏先贤,发现他们身上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书香门第,擅长科举,刚强正直,淡于仕途。
      尤其是郑氏的“刚强正直”,直接表现为“强直不下人”。即不肯在人前低头,所以在官场上吃不开,最终看淡功名,以好学入仕,而以刚直弃官。      郑钦自不必说,他当了九年知州,始终得不到升迁,于是辞官归家。为什么得不到升迁,就是骨子里有一股强直,他不会奉承拍马,他不肯低三下四,所以他不如回家,以诗酒寄人生。      郑钦之子郑天鹏,正德癸酉(1513)进士,授职江西弋阳县令。做官,是求之不得的生存之道,可郑天鹏很不情愿。因为他“平生少许可,且强直不能下人”。当时与他一同考取进士的,都是他的晚辈,如翁溥、骆骥,他觉得自己作为长辈,脸面上很挂不住,很抬不起头来,所以不情愿去做这个县令。“人固劝之,始就为令,卒以强直急归。”人们使劲劝说,他才勉强去赴任,可才做了三年不到的县长,又因为“强直”发作,辞官归家了。      郑天鹏不想做官,情愿过贫穷的日子。“家甚贫,常不能给衣食,公不以介意,日唯诗文自娱,自少至老,手不释卷。”穷到什么程度?一天,他因外出,寻找衣服穿,可怎么也找不到,询问夫人,夫人说:“昨天你不是把衣服换成银子,用来招待客人了吗?”好客的郑天鹏,把家里的东西都变卖光了。      但是不愿做官的郑天鹏,却留下了不朽的诗名和书名。他著有《南溟存稿》《蓬莱亭草》《闽游倡和》《北行野操》《缶附钟鸣》。其书法更是了得。当初在弋阳做县令时,他手写的告示,总是被人视作墨宝,贴一次,被盗一次。后来在枫桥,四方索要墨宝的的卷轴堆满了他的书房,他不计报酬,兴之所至,便呼其子侄申纸执砚,一挥百幅,故郑氏子弟后来多精于翰墨,郑天鹏是其祖师。      郑天骏呢,“年十六,补邑附学生,随补廪膳生,循例入为太学生”。嘉靖壬午(1522),选授直隶凤阳府颖州判官。在任上,郑天骏“治行无缺,以不能谄事长官落职”,虽然为官兢兢业业,但最终却因强直的本性使然,不能讨好上司,不会溜须折马,最后只能在潜规则中败下阵来。但郑天骏的人品却是一流的。他“状貌魁梧,识量宏远,平生不妄言笑,不轻交与,不轻入城市,不轻谒有司,整容端度”。      郑天骏的族人郑澧阳,明嘉靖十九年(1540)举人,官新化县知县,同邑尚书翁溥写给给严嵩,想推荐郑澧阳至幕府,郑澧阳一口予以回绝。后来,见朝政日非,乃纵酒游山,在山崖绝壁四处留诗,“何如修真子,千载始一望”,最后也挂冠归里。      四位郑氏先贤,有德有才,但三个选择了辞官归家,一个因不谄上司而落职。他们骨子里的刚直、淡泊和率性,在枫桥其它氏族中是极其少见的。      枫桥郑氏,令人肃然起敬,他们为诸暨人的硬气作了最生动的阐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文章投稿|联系站长|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 郑氏网 ( 鄂ICP备15014231号 )

GMT+8, 2020-9-18 19:47 , Processed in 0.036810 second(s), 2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