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郑氏网

搜索

[郑氏风采] 新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女指挥家郑小瑛将执棒2020长沙新年音乐会

[复制链接]
郑和猛 发表于 2019-12-28 12: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女指挥家郑小瑛将执棒2020长沙新年音乐会,她说——
  音乐不能孤芳自赏,心中要有中国听众

新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女指挥家郑小瑛将执棒2020长沙新年音乐会-1.jpg
  12月26日,郑小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傅聪 摄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龙文泱 通讯员 李佳蔚
  一头银发,戴着眼镜,身穿条纹衬衫。12月26日,长沙音乐厅,新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女指挥家、90岁的郑小瑛手执指挥棒,充满激情地指挥长沙交响乐团,为即将上演的2020长沙新年音乐会彩排。休息时间,她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演奏(唱),给谁听
  “歌剧用西方原本的语言演唱是可以的,但也要注意用中文演唱。不然你演了20场,观众也听不懂。一开始观众可能会因为好奇来看一场,但以后你再演,大家就不看了。你有那么高的艺术水平,不为大众服务,大众不要你。”采访中,面对前来拜访的湘籍青年歌唱家张卓,郑小瑛郑重强调。
  “洋戏中唱”,是郑小瑛多年来的艺术主张。
  “洋戏中唱不是我新提出来的,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刚开始引进西方歌剧的时候,我们就是这么做的。用洋嗓子唱不好中国歌,没有这么一说。”郑小瑛说,《茶花女》是新中国引进的第一部歌剧,用中文演唱。“文革”前演了100多场,很受观众欢迎。“文革”后,在天津连续演了30多场,可以容纳2000多人的场地每天都是满的。
  郑小瑛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人们多年没有看到过歌剧演出,有强烈的文化需求。但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听懂了。“西方歌剧包含德、法、意多种语言,很多中国歌剧演员只知道自己唱的什么,不十分清楚对手唱的什么,表演不真实。而精通多国外语的观众就更少了,怎么能欣赏歌剧的美呢?”
  “为人民演奏(唱)”的理念,让郑小瑛的指挥形成一个特色:在音乐会中,她会特意空出时间来为观众讲解。
  以前,在歌剧中担任指挥时,郑小瑛会在歌剧开演前20分钟开设一场歌剧音乐欣赏讲座,因为“歌剧是综合艺术形式,不是专门讲故事的,而是以音乐为主要表现手段,要懂得欣赏它的音乐。”
  “中国人是喜欢并且能够欣赏音乐戏剧的,你看,每个地方都有很多种地方戏曲。我很有信心,如果能够听懂,中国人也会喜欢歌剧的。大众有没有受益?是音乐人必须认真思量的。”郑小瑛认为,歌剧作为西方的优秀艺术种类,值得中国人了解并吸收其优点,让中国的民族音乐更加精彩。
  新年音乐会,名家名曲云集
  12月28日,郑小瑛将携手长沙交响乐团团长、国家一级指挥肖鸣执棒2020长沙新年音乐会。她透露,这场音乐会名家名曲云集,值得期待。
  郑小瑛将指挥管弦乐《御风万里》。这是著名作曲家郭文景为庆祝香港回归所作,将我国多民族的民歌融为一体,表达了中华各族儿女祈盼祖国统一的心愿。
  她还将二度在湖南指挥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人们常叫它《命运交响曲》。
  “明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我一向讲究寓教于乐,我们欣赏交响乐,必须知道贝多芬,他不仅仅是一个艺术种类的权威,而是一个时代先进文化的代表。”郑小瑛说,几百年来,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总能激励人心,它体现了人类与困难搏斗的精神,也反映了作曲家个人以及其民族的精神。
  郑小瑛还邀请了著名小提琴家黄滨参演。黄滨是目前我国唯一一位在波兰维尼奥夫斯基青少年国际小提琴比赛、意大利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大赛和德国慕尼黑国际音乐比赛三大国际顶级小提琴比赛中夺魁的小提琴家,她将为长沙观众带来萨拉萨蒂的小提琴曲《卡门幻想曲》。
  长沙交响乐团,国有乐团中最好的之一
  “从前长沙交响乐团的排练场地简陋,我以为排练会很冷,这次带了厚厚的羽绒服过来,结果长沙音乐厅好暖和啊。我在田汉大剧院、湖南音乐厅、湖南大剧院都指挥过,现在到了长沙音乐厅,条件这么好,我也算步步高。”郑小瑛曾多次来到长沙指挥音乐会,长沙音乐环境的飞速提升让她吃惊。她赞誉,政府的大力支持,对交响乐的发展非常好。
  “我和长沙交响乐团交往20多年,见过它最困难的时候。那时候,交响乐还比较冷门,长沙交响乐团缺少场地、经费、乐器和人才。团长肖鸣对交响乐抱有巨大的热情,还到外面上课补贴乐团,这是一位艺术家的坚守。”郑小瑛动情地说。
  在这一次排练中,她觉得长沙交响乐团的水平又有所提升,是“国有乐团中最好的之一”。
  追求男女平等,女性不能等着别人让路
  指挥家以男性居多,作为新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女指挥家,郑小瑛有过性别上的压力吗?
  “美国有一位著名的女指挥家叫安东尼·布里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曾去拜访她。她问我的头一句话就是‘中国有没有歧视女指挥’?”郑小瑛记忆犹新。
  她告诉安东尼·布里科:“我是我们国家歌剧院的首席指挥。”
  “安东尼·布里科说,你真幸运。”郑小瑛说,上世纪在欧美国家,女性很难融入乐团。她在哈佛大学演讲,也被学校师生问了类似的问题。
  “女性的身体素质相对男性差一些,有一些不方便。但你若想男女平等,首先不要想到我是女性,我有各种原因,需要别人照顾,等着别人让路。”郑小瑛握了握记者的手,语气温和又坚定。
  “乐团是军队,指挥是将帅。指挥要克服困难,稳定军心,还不能让乐团看出来你是在克服困难。”她说,只要努力,性别、困难都不是障碍。
  20世纪90年代,郑小瑛曾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女子室内乐团“爱乐女”室内乐团,团员多是北京各音乐团体的主要骨干和刚刚显露才华的青年演奏家,在高雅音乐的低谷期坚持义务演出,被誉为“低谷中的鲜花”。
  “目前,中国有一批相当优秀的女指挥。她们比较少有机会上台,或者还没有被注意到。”郑小瑛说,明年她要在北京举办一场“爱乐女30年回闪音乐会”,组织“爱乐女”重聚首,让一批优秀的女指挥与观众见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sitemap|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郑氏网 ( 鄂ICP备15014231号 )

GMT+8, 2020-2-17 20:32 , Processed in 0.022873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